冬奥会必须完成的任务 花滑女神一餐吃两根面条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6 02:59

冬奥会必须完成的任务 花滑女神一餐吃两根面条

2018-02-12 11:41来源:搜狐综合体育花滑/减肥/冬奥

原标题:冬奥会必须完成的任务 花滑女神一餐吃两根面条

(搜狐体育 郭健2月12日发自韩国平昌)有人说减肥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因为天天都可以重新开始去减肥;也有人说减肥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因为自己从来没有成功过。而对于冬奥运动员,减肥,或者说控制体重,是一个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控制体重这件事,真的是太折磨人了!”在1998年长野冬奥会上获得一枚铜牌的花样滑冰女神陈露回忆起过去的经历依旧苦不堪言,“不像现在有安利纽崔莱等营养品赞助,我们那个时候真的就是靠生饿来控制。我那个时候饿到都不能平躺着睡觉了。”因为花样滑冰对于女选手的体重要求非常严格,所以陈露就必须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摄入。一旦有危险的苗头出现,她就不得不进行节食了,“那时候饿得太厉害了,躺下以后觉得前胸贴后背了,胃都贴到后背上了,这样我只能趴着睡。另外因为太饿了自己也睡不着,导致睡眠质量非常差。”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陈露表示自己曾经一个月减肥20斤之多,对于体重本来就不大的她来说,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成就了,“那个时候已经不记得米饭是什么味了,吃面条都是论根吃,一顿饭吃两根,”陈露回忆起运动员时代的点点滴滴,笑着和记者分享了一个小故事,“我跟大杨扬都比较喜欢吃排骨,我因为减肥不敢吃,而作为短道速滑运动员她就是要多吃以增加体力。这样我就把排骨上面的肉都剔下来,肉给杨扬吃,我就在那嘬嘬骨头。”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磨练,陈露才最终化茧成蝶,蜕变为一代花滑女神。

事实上,在减肥的道路上陈露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的后辈选手、本届冬奥会最后一棒火炬手金妍儿在退役前从没有停下减重的脚步。据韩国媒体介绍,金妍儿早饭吃韩餐,中午只吃水果和沙拉,晚上是谷物和水果。虽然她也很喜欢吃面包和肉,但这都是减重的“头号敌人”,因此绝不能碰。当时金妍儿还说“夜宵是绝对不吃的”。 由于缺乏正确的引导和营养摄入,甚至有花样滑冰选手最终得了厌食症,这其中就包括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中夺得金牌的俄罗斯选手尤利娅-利普尼茨卡娅,“虽然最近厌食症是一种常见的病,但令人遗憾的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和这个病抗争”,她在俄罗斯冰上运动联盟网站上写道。在索契奥运会女子单人比赛中取得第四名的美国人格雷西-金也在去年由于饮食障碍和抑郁症治疗放弃出战平昌冬奥会。

诸如花样滑冰、跳台滑雪这样的项目需要选手减重从而跳得更快、飞得更远,而像钢架雪车、空中技巧的运动员有的时候又不得不增加体重,以更好地驾驭器材完成好动作。据韩国媒体报道,雪橇项目中速度决定胜负,为了提高速度,依靠重力与离心力产生的加速度以及初速度十分重要。有强劲的力量推着才能跑的更远,因此体重越重越有利。所以雪橇运动员们为了增加体重而费尽心思。其中一位名叫袁尹钟的有舵雪橇选手还因为增重后护照照片和现在的样子相差太大而在边检被盘问。

与这些选手感受相同的还有从田径百米跨项到钢架雪车的中国飞人张培萌,他目前有一个任务就是增加体重。根据规定,男子比赛使用的钢架雪车,规定重量不得超过43公斤,雪车和选手加起来重量不得超过115公斤。如果雪车和选手加起来重量超过115公斤的话,雪车重量不得少于33公斤。即便按照雪车最大重量43公斤来计,目前体重不到80公斤的张培萌也还有一定的增重空间。

同样曾经遭遇增重困扰的还有曾经的“雪上公主”李妮娜。虽然她所从事的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需要很多空中转体动作,按理说体重轻的选手可以跃起更高,滞空时间更长。但李妮娜和队友程爽本身就属于体重偏瘦的运动员,一旦通过跳台跃起在空中,如果遭遇大风的话反而容易出现失控情况,所以与陈露不同,李妮娜在大赛前非但不会饿得前胸贴后背,反而需要通过“吃吃吃”来增重保证动作质量。(搜狐体育 郭健/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