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药装备行业恶战:政策红利消退 市场萎缩 恶性竞争频现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07 18:17

制药装备行业恶战:政策红利消退 市场萎缩 恶性竞争频现

2018-06-07 17:36来源:中国经济周刊卫生医疗健康/科技/医药

原标题:制药装备行业恶战:政策红利消退 市场萎缩 恶性竞争频现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

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带来的政策红利消退后,我国制药装备行业出现退潮。

2017年年报与2018年一季报发布后,一度高增长的制药机械上市公司业绩一个个脸色难看。

2017年,东富龙营业收入同比上升28.48%,但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57.71%;迦南科技营收增长47.75%,净利润下降27.49%。制药装备板块收入超10亿元的新华医疗继2016年度扣非利润亏损4771万元后,2017年度扣非利润继续亏损1.36亿元。

今年一季度,东富龙业绩继续恶化: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73.77%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下滑24%。

楚天科技日子也不好过:净利润连续下滑两年后,2017年净利润微增1.16%。同处湖南长沙的千山药机已陷入亏损,麻烦缠身,至今未能公布2017年年报。

然而,两年前制药装备行业上市公司还是备受资本追逐的对象,市场也曾极度红火。统计数据显示,2012—2016年我国制药装备行业市场规模从323亿元增长至673亿元,5年翻番。

企业表现也不俗。如东富龙的营业收入从2012年的8.22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15.56亿元,其他几大企业也盆满钵满。

如此靓丽的业绩表现主要得益于从2011年开始大力推进的新版GMP认证,要求所有生产企业均应在2015年12月31日前达到新版药品GMP认证,否则就会失去生产资格。

各药企不得不投入巨资改造生产线,直接催生了庞大的制药装备需求。

一派红火中,东富龙提出2020年达到50亿元的营收目标,楚天科技董事长唐岳提出的目标则更为宏大——2025年实现营收200亿元,净利润药超过30亿元,市值达到千亿元。

>> 高峰期纷纷扩张,行业低谷中恶性竞争

强烈的信心支撑下,以及对GMP政策红利即将消退的担忧,各上市企业乘势而上,积极对外扩张。

2014年4月,新华医疗出资3.7亿元收购成都英德85%股权。此外,新华医疗还先后收购天清生物、博讯生物、上海远跃、盛本包装等多家公司。

2014年8月,上市刚4个月的楚天科技以5.5亿元收购长春新华通制药设备有限公司(下称“长春新华通”)100%股权,后者是我国规模最大的制药用水设备企业。接下来,楚天科技又拿下四川省医药设计院,增资控股浙江飞云,2017年联合控股股东共同出资11亿元收购德国Romaco公司75.1%股权。

东富龙同样热衷于外延式扩张,通过并购先后进入食品机械与精准医疗领域,实现多元化布局。千山药机也向基因芯片、烟花智能生产线、食品包材等领域转型。

与此同时,各企业也纷纷从过去以销售简单产品或联动线为主向提供医药装备整体解决方案和医药智慧工厂发展,希望以此拿下更多的订单,也获得更大的不可替代性。

然而,2015年GMP认证告一段落,市场降温,制药装备企业还是走到了分水岭,既要面对低谷期的恶性竞争,也不得不吞下高峰期大扩张所留下的恶果。

一位制药装备行业资深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药企做GMP改造,除了要买设备,还要投入好几倍的技改资金,一条生产线做下来,小企业就受不了,大企业一般也不愿意投。”

在制药装备企业的下游,药企也保持谨慎。汉森制药董事长刘令安说,现在药品原材料年年涨价,人工年年上涨,但是药品招标价格越来越低,企业利润也越来越低。

市场萎缩后,降价成为不得不然的竞争手段。对此,楚天科技董事长唐岳感慨:“排名最靠前的两家企业——东富龙与楚天科技产品重叠率非常高,双方为抢夺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位置,竞争非常惨烈。”据悉,双方的“战火”甚至烧到了印度市场。

唐岳坦言:“竞争完毕以后,双方的盈利都不太理想。这既出乎我们的意料,也出乎东富龙的意料。”2017年,楚天科技毛利率下滑6.41%;东富龙下降7.27%。

>> 放宽信用政策,计提商誉减值

为争夺客户,在降价的同时,放宽信用政策也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其后果直接反映为应收账款的大幅增加。楚天科技2017年年报称,“公司对行业内信誉良好的优质客户适当放宽了信用政策,使得应收账款增加,进而导致报告期资产减值损失较上年同期增加1157.72万元。”年报显示,2017年其应收账款为6.56亿元。

截至2017年底,东富龙应收账款达4.76亿元,当年资产减值2.5亿元,其原因是“由计提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预付账款的坏账准备及计提商誉减值形成 ”。

值得注意的是,“商誉减值”对于不少公司来说已成为随时可能起飞的黑天鹅。千山药机2017年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18亿元,高于其3.12亿元的全年营业收入。这源自其此前收购的一家医药包材公司。

2017年,新华医疗对并购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额度为2.24亿元,2013年和2014年溢价收购的上海远跃和成都英德各“贡献”超1亿元,这直接导致新华医疗2017年亏损1.36亿元。

不得不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当然是因为收购对象曾经描绘的高增长变成梦幻泡影。这在新华医疗对成都英德的诉讼中展露无遗。

当年,成都英德承诺,2014—2017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800万元、4280万元、4580万元、4680万元。现实则是成都英德从未达成目标,2016年还亏损5057万元。更要命的是,成都英德原股东仅补偿一年后,就拒付业绩补偿款。一怒之下,新华医疗2017年6月将对方告上了法庭。

2018年,这个由政策驱动的产业迎来新变局。按照去年底发布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关于修改部分规章的决定》要求落实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要求,取消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认证,按程序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后正式实施。

业内普遍认为,这意味着将有一套更严格的日常监管体系来替代以往的认证管理。

目前,新政的影响尚未显现。东富龙2018 年的销售目标是不低于18 亿元,与2017年营收目标持平。唐岳坦言,今年前4个月业绩并不理想,但在手订单有14亿元,“2018年,更加注重经营质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