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NBA的百万罚款都去哪儿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06 19:16

【专题】NBA的百万罚款都去哪儿了?

2018-04-06 18:18来源:体坛周报mpNBA

原标题:【专题】NBA的百万罚款都去哪儿了?

NBA收到的百万罚金,有着明确的走向:部分用于资助NBA官方合作的慈善机构,部分则流向NBA球员工会的慈善基金会,由专业的理事和球员共同决定如何使用这笔巨款。

本赛季NBA最值得关注的事情之一,就是技术犯规的判罚明显增多,其中不少都要追加罚款。外加NBA对赛后发言的严格管制,截止至发稿日,联盟本赛季光对球员的罚款收入就多达384.3万美金。

图为本赛季NBA各队受罚情况。勇士队以38.7万美金强势登顶。

公开指责联盟的,初犯或者认错态度良好者,给予15000美元罚款;比赛过程中球员对裁判不敬,给予25000美元罚款;对屡教不改的惯犯而言,罚款5万美元。至于那些变数较大的处罚领域(比如肢体冲突和恶意犯规)就是联盟自主决定的所谓“灰色地带”了,相关部门宣布处理结果的时候,会附带官方的处罚理由。

通过罚款累积的钱,都流向了哪里?如今的处理方式是否合理?是很多球员都非常关心的问题。

对于罚款,很多球员都有抵制情绪,职业生涯缴纳罚金高达50万美金的马特·巴恩斯就曾说:“那些罚款太荒唐了,他们就是喜欢这样闹,那些新来的裁判们油盐不进,傲慢至极。那些技术犯规在他们手里和送给孩子们的糖果一样随意,那可是好几千块钱啊!没错,他们给我们开工资,可最后他们又收回去不少。”

巴恩斯职业生涯至少接到14笔罚单,总金额高达50万。

抵触只是球员态度的一部分体现,而另一半则应该是好奇。其间存在很多问题:当联盟对其规则的解释出现不一致的时候该怎么办?处罚决定可以被质疑和推翻吗?球员和一些球迷们知道,这些罚款会经由联盟捐献给慈善机构,但一笔笔钱究竟捐给了谁?球员们又能否指定罚款的捐款对象?

在讨论以上争议之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一张NBA罚单的开出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首先,执行副总裁奇奇·范德维奇手下的联盟篮球运营部门会对比赛过程、社交媒体发言与一系列场外违规行为进行监控。按照惯例,一旦出现球员公开炮轰联盟或者球场冲突事件,总会有安保人员对相关人员进行采访录音,并保留素材。通常而言,这些环节会在比赛结束的第二天进行,因为联盟必须在受罚人员参加下一场比赛前公布处理结果,以防影响禁赛流程。

NBA执行副总裁奇奇·范德维奇。

第二步,在最终决议之前,球员工会的法律人员会与当事人取得联系,为其提供必要的申诉帮助。他们可以自由审查球员采访录音,代表球员一方与联盟管理者协商解决。大多数情况下,处罚的严重程度受到三个因素影响:球员动机、认错态度与违纪历史。而球员工会会做的事,便是保留每一次处罚的事件记录,追踪当值裁判员的不良吹罚记录,从各个方面替球员说话。

NBA球员工会的执行委员会成员。

申诉流程结束之后,范德维奇会与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们合议做出最终决定,并在当天以新闻稿的形式宣布处罚结果。球员工会律师加里·科尔曼表示,决议案发布的时间节点,与对当事球员的采访不会间隔太久,最多几个小时。而一切形式的罚款都会在球队下一阶段支付的薪水总金额里直接扣除。

这个直截了当的处理方式可能让很多球员难以接受,因为联盟在其中充当着检察官、法官和银行出纳员的多重角色。“联盟总是有备而来的,”巴恩斯说道。“对于我们这些名声在外的人来说,所谓的访谈毫无意义,这就像是你在对警察供述罪状,与官方声明作对我们毕竟人微言轻。联盟总觉得,保护裁判员比保护球员更为重要。”

抛开阴谋论,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钱从球员工资中被直接扣除后,流向了何方?

简单回答为:流向慈善机构。而更复杂的解释应该是这样的:这笔钱,一半由NBA分配给下面合作的若干慈善机构,另一半则转向球员工会。按理来说,属于工会的那一半其实交到了工会执行董事谢莉·迪恩斯独立运营的球员工会基金会手中。

工会执行董事谢莉·迪恩斯。

迪恩斯表示,仅去年一年,她的基金会就收到了联盟支付的250-300万美元罚金。据悉,联盟每年都会统一为他们转款,但这笔钱并不包含对裁判、教练、球队管理人员和老板们的罚款,按规定,非球员罚款与球员工会基金会无关。这笔稳定的收入被迪恩斯用来帮助那些支付罚款的球员们将慈善工作开展地更极致。

球员工会基金会将这笔款项划分为长期合作项目专款与一次性赠款两部分,通常围绕篮球运动的文化与历史展开。目前,他们的触角已经探向15个国家地区,而近年来的全明星赛举办地也从中获益良多。在新奥尔良,基金会与一个午夜篮球项目签署了连续三年的投资协议,该项目旨在减少犯罪,并提供一系列的就业培训服务。而今年,他们又承诺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投资15万美元帮助洛杉矶翻新多片篮球场。

新奥尔良的午夜篮球项目,安东尼·戴维斯到场支持。

2016年初,密歇根州弗林特市爆发水中毒危机轰动全美,而联盟球员们纷纷向球员工会发问,应该通过何种渠道和方式真正帮助到当地群众。工会的基金会做出了一份相对完善的解决方案:底特律活塞队的球员们就近前往水污染地区发放纯净水,弗林特人贾维尔·麦基与几位球员代表负责录制慰问视频,基金会还在资助了几个当地的篮球训练营与一些其它慈善组织,促进该地区的健康知识普及与群体保健。

NBA球员工会(NBPA)在费林特举办资助活动。

两年多来,球员工会基金会为该地资助了超过15.5万美元的蔬菜兑换劵,还使用NBA球员海报在当地推广该项目。所以,当下一次有球员没管好自己的嘴,对裁判或者联盟爆了粗口,我们应该记住,弗林特的新鲜蔬菜优惠券又会多出几张来。

即便基金会的做法已经几近完美,可仍然有球员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比如前文提及的巴恩斯,就希望联盟批准他的罚款可以按照个人旨意选定资助的机构。原则上讲,这样的操作是违规的,极难落实。其中最大的担忧在于,基金会接受联邦政府监督,如此草率的决定会因涉嫌滥用公用资产而招致法律方面的麻烦。

迪恩斯想了一个曲线救国的办法:球员可以将他个人或意愿中的对点非营利机构申报给基金会,他们会组织审核与配对。

伊巴卡是NBPA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NBA球员正更加积极地投入慈善事业当中。

简言之,假设一名NBA球员罚款25000美元,并且希望自己的罚款得到最为妥善的处置,那么他这笔钱最终会转交至他意愿中的非营利组织。反过来也一样,该组织也可以主动向球员工会基金会申请25000美元的配对赞助。这样一来,那些上缴罚款的球员们心里就痛快多了,而最重要的是,接受资助的慈善机构可以得到球员与工会给出的双份25000美元经费,去完成更多的工作。

另外,那些从未被罚款的NBA球员们也同样可以选择为慈善机构捐款,并帮助他们申请一份工会基金会的配对补助金。过去三年间,总共有115名球员申请了该项补助金。

森林狼球员戈尔吉·吉昂的慈善项目。

NBA的球员们在慈善方面有着各自不同的主见。小托马斯给西雅图地区的青少年俱乐部购置空调,以便孩子们在炎热的夏天里依然可以聚在一起玩得很开心。戈尔吉·吉昂会给他的祖国塞内加尔买上很多医护用品和食物。奇才前锋凯利·乌布雷为华盛顿特区的一所艺术高中提供优等生奖学金。克里斯塔普斯·波尔津吉斯则利用配对资金在故乡拉脱维亚兴建篮球场地,组织篮球训练营。

“我发现,那些球员们会在慈善过程中透露出极强的地域化,”迪恩斯说道。“他们或许觉得,国家的事他们没法管,可依然可以为街坊邻里和老乡们尽一份绵薄之力。”

文|殳海

实习编辑|姚明男

美编|吴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